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

台灣遊戲業人才外流大陸?

倒不是一姊我要挑起事端,搞一個聳動的標題,而是這真的發生了: 在遊戲界,中高層人才外流大陸,基層外流澳洲打工。
雖然不是只有遊戲這個產業有這樣的情形,但是要注意,台灣本來人口就不多,遊戲業真的是非常小型的產業,預估連客戶服務也算在內大概6-8千人。
人才外流有幾個原因:
1. 手機遊戲大興起,人才缺口高薪填:
在中國手機遊戲如火如荼的的發展,據報導包括手機遊戲在內的中國遊戲人才缺口高達60萬人,現在一線城市連手機遊戲觀察員,年薪都上看20萬人民幣了,台灣的中高階人才挖到大陸公司,兩倍年薪不誇張。高薪利誘下,管他北京PM2.5有多高,去呼吸個一年也多賺一年。
2. 代理商角色模糊,直接發行需求高:
手機遊戲崛起,App Store& Google Play兩大平台自己就是發行商了,無論是上架或者收費,都由這兩大平台自己包了,獨立開發商都可以自己上架,尤其大陸遊戲要把簡體字轉為繁體易如反掌,剩下的就是買廣告一件事,委託當地廣告商下單就好,根本不需要代理商的存在。請個當地人在大陸遙控下單,或者是,工業局規定遊戲營運要台灣公司,於是不得以弄個殼公司,找個台灣人總經理幫忙處理廣告,這個台灣人就會從遊戲界的中高層挖過來。
3. 大市場操作經驗,嘗試開發商合作:
許多台灣幹部看中在大陸的市場操作經驗,因為在台灣不會有大量數據可以分析,一個當紅手遊在大陸常有千萬以上的使用者,在台灣上百萬就要去拜關帝公了,另外產業結構也有很大的不同,許多台幹到了大陸以後告訴我,爾虞我詐/口蜜腹劍這些成語,他們都是到了大陸才真正有感覺,一下子心智創傷成長不少。另外有些人走開發路線,希望跟開發團隊直接合作溝通,獲取更多經驗,在大陸,紅的製作人年薪可以買淡水的房子了,更別說股票或紅利。這點在台灣還不怎麼成熟的開發環境一比較,自然就是選擇大陸。
除了中高階人才流失,一姊最痛心就是基層跑去澳洲打工。明明是傑出的公關人才、可愛又積極的行銷人才、認真分析的產品人才,通通為了百萬年薪去殺豬採果,往往新鮮人培養個一兩年,他們就要去澳洲了。
以上報告完畢。
感想呢,很負面,以下一姊嘟嘴內容可省略:
  • 這些事情,跟政府講,似乎對牛彈琴。我只希望政府不要自己跑出來推App與民爭利就好。
  • 我是很不相信去了澳洲英文會多好,頂多是工作環境的口說英文,商業上談判不會進步的吧?
  • 研究所畢業,加上當完兵都已經26歲了,工作不到一年,就去澳洲打工兩年,回來都快三十了,對工作經驗會有加分嗎? 至少我個人在履歷上還是會選擇三年行銷專才,不會選擇這類型的。
  • 因為高年薪而去大陸,若做了一年利用殆盡被拋棄,就只好想辦法跳到其他大陸廠商,否則回到台灣薪水不如預期,會活不下去,悲慘一點的自己降薪繼續留在大陸,或者真的回不了台灣變成”台流”(這一名詞不懂請google)了。
  • 沒有留言:

    標籤雲